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球花子

The Return of 球花子

 
 
 

日志

 
 

春运,已经变成了中国的乡愁!   

2011-02-01 00:01:58|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后天就过年了,虎年马上就要过去,兔年即将到来,但愿唬人的年份和兔子的尾巴一样,长不了了。
前天,我送一个朋友坐上了回家的车。今天早上发了条短信问他到了没有,两分钟后手机屏幕上出现了几个带着无限欣喜和些许无奈的字:马上到了。其实我这个朋友的家离工作的地方并不是那么的远,大约600多公里。600公里在春运这个大背景下就好像地图上的比例尺单位,短得让很多人羡慕嫉妒恨。可是我朋友为了跨越这段看上去和兔子的尾巴一样短的路程用了三天,换了两种交通工具:先火车,再换乘汽车,造成这样一个结果的是天灾人祸,天灾是他家所在的地区正好这一段儿正在遭受冻雨的侵袭,人祸则是大部分人在春运这个令世界瞩目的人口大迁徙中撞衫、撞票、撞运气的结果。在天灾和人祸的双重夹攻下,所有人包括我这个朋友在内都是两个担心,一个期待:担心坐不上车,担心路途安全;期待那个无论长相和内饰都不如大城市的窝——家。看着网上各地春运的景象,再看看我这个朋友,我又一次感受到了传统的力量:永远不能低估一颗想要回家的心。此时此刻,每一个赶着回家过年的人都是中国的奥德赛。
“回家”这个普通得如草芥的词儿对于当下我们国家的大多数人来说变得越来越奢侈。“回”字在“回家”这个词中是一个令人揪心的动作,因为这个单纯的动作在集体性的“每逢佳节倍思亲”的传统情感驱动下变得复杂而艰难。复杂是因为它不仅含有肢体动作:挤,还含有心理状态:急。在外漂泊了一年甚至数年的人们急着把补品递到老爹老娘的手中,急着拥抱含辛茹苦独自撑起家庭的妻子,急着亲吻已经生疏得快叫不出爸爸的孩子,人们都急着去爱,所以挤破头的向着家的方向猛冲,火车站、汽车站的售票大厅里总是在这个时候挤满了一群归心似箭的家人(回家的人)。这个过程本身已经足见回家难,难于上青天,大家都不约而同的上演人在囧途。但是有钱没钱,回家过年随着工资相对物价产生的巨大跌幅,慢慢的变成了一个传说,回家正在变成“有钱”人的专利。突然发现“回”字的结构与这个艰难的过程竟然如此的契合:里面的小“口”就像回家的人,外面的大“口”就如同一圈现实的藩篱,人们不断的努力去冲破经济、地域乃至社会的束缚,最终到达那个彼此期待的家,此时这个家更加显得弥足珍贵。这个过程就像一部励志电影:小把戏冲破大时代的束缚,终于实现了一直梦寐以求的理想。也许“家”就是这个时代大多数人最现实的理想,而就是这个理想也变得越来越难以企及。
春运是中国特有的现象,自从有了这个现象后,春运也成为了反应时代和社会方方面面的一个巨大注脚。时代和社会都在不断的向前发展,公路的里程数年复一年的呈几何级数增长;铁路更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不单我们的铁路里程数直线上升,我们更有了动车组,每一次的来回都诠释着国际速度。可是,春运中的个体心酸却丝毫没有减少,反而越发揪心。
返乡人永远不会猜火车,他们只会挤火车,在浑浊的空气里,站上几十个小时,腿麻了,眼球布满血丝,嘴唇的四周冒出了粗硬的胡须,看到家人,憨厚的笑容还是冲破了疲惫的阻隔,发自内心的挂在惨白的脸上……听上去是不是很让人心疼?那些回不去的人又怎么办呢?春运,已经变成了中国的乡愁!
外面已经放起了焰火,每个人都对过年显得迫不及待,即使年关难过,尤其是回家这关,可都痛并极度快乐着。亲情、爱情、老友情乱成一团,百感交集,这就是过年,这就是从千里之外往回赶的理由。祝每一个在路上的认识不认识的兄弟姐妹快快平安到家。
在这里,提前祝大家春节愉快!
  评论这张
 
阅读(12242)| 评论(9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